一百八十颗椰果

我不爱你也不爱众人

《Farewell》

《 Farewell 》 · 煎饼野果子



2008年1月10日 百年一遇的冰雪灾害
2008年3月 两会召开选出新一届国家领导人
2008年5月12日 汶川发生大地震
2008年8月8日 北京奥运会开幕
2008年9月27日 神舟七号升空

/
2008年10月1日
一次旅行 我遇见了一个男孩子。
他走之前对我说
“have a nice trip”

晚安梦里见

记于16岁的朴灿烈写的一篇日记。


z/
现在
我可以说流利的中文了
还想对你说一次
“祝你旅途愉快”

a/
刚高一那年放国庆,朴灿烈随父母出国旅游。一家子人去了朴灿烈梦想的国度——加拿大。他喜欢加拿大,喜欢加拿大的枫叶,又是难得的金秋十月。虽然开在凉爽的秋季,热情却如烈火般的夏日。去观赏枫叶的人很多,熙熙攘攘的,有很多旅游拍照留念的人。朴妈妈提议拍一张全家福,便拦下一个有着东方面孔的高个子男孩,朴妈妈在与之交谈的时候,朴灿烈一直看着这个英俊的男生。他有锋利的眉梢,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以及有些禁欲的薄唇。午后的阳光洒在树上,倒映在地面上的斑驳影像,像极了被打破的镜片,那个男孩子站在碎片里,恰时有风拂过,撩起了他额间的碎发,像是哪里透出了酒味,旁人没喝酒,却引人醉。朴灿烈在这种迷糊的状态下拍了照,照片里的他脸微红,不知道是由于枫叶的映衬,还是因为眼前的男生。男生将相机归还给朴灿烈,并对他说了一句
“have a nice trip”

朴灿烈来不及说谢谢,也没来得及道别。

b/
高三的一次英语课,老师教了一个英文单词「  Farewell  」让朴灿烈恍惚记起两年前在加拿大遇到的那个男孩子,他觉得这个词很适合他们,「  再会 」冥冥之中朴灿烈总觉得有一天他们会再度见面。

c/
金秋十月,朴灿烈进入D大,在那里交了一群不一样的朋友,一次周末,大家相约好去酒吧嗨皮,朴灿烈想摇头拒绝,最终还是被劝服,19年来第一次去了CLUB。CLUB里人很多,昏暗的光线只有靠近了才能看清楚人脸。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舞台,因为那里是光源。
“They never go away
They live on even when we're gone
Anywhere you are I am near
Anywhere you go I'll be there
And I'm gonna be here forever more”



有歌声入耳,不是朴灿烈想象中的那种吵闹旋律。他顺着人群的目光看上台,他差点跳起来,他看见了,那个加拿大男生。他或许真该好好谢谢那群朋友,让他们得以重逢。

“他真适合唱歌”朴灿烈想。
身边的朋友似乎注意到了朴灿烈的眼神,心领神会的靠在朴灿烈耳边说
“台上的那个人是我们学校的学长,叫吴亦凡”
“在这里他叫—Kris”
说完还暧昧不明的一笑。

“你怎么知道?”朴灿烈转头问。
“因为大家都是圈子里的啊,你该不会不知道这是GAY吧吧”
朴灿烈语塞,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同性恋这个词。他想起那年在加拿大的初遇,他疑惑,也矛盾。多年来他只有在那一天看见那个男生时,心里掀起不寻常的波澜。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同性恋,他只是觉得自己有那么点喜欢,那个现在在台上 当年在树下的少年。

d/
那天回去之后,朴灿烈每晚都去酒吧,他想认识吴亦凡,想问问他是否还记得几年前的那次偶遇。这是第五个晚上了,朴灿烈写了一封信给吴亦凡。这次吴亦凡唱完歌出去之后,他急赶慢赶地跑到吴亦凡前面堵住,低下头双手递上信,说:“K…Kris…我很喜欢你…唱歌”他慌张的像偶像剧里递情书的小女生,说话都结巴了,吴亦凡瞟了一眼信,用手挑起他的下巴,嘴角带起一点点肌肉,满是风趣的问:“有多喜欢 是这种喜欢吗?” 朴灿烈还没作答,便感觉唇上一热,他还来不及反应,那片柔软又离去。吴亦凡松开手,抹了一把自己的唇角说:“喝了点酒 味道还不错。” 说罢,顺手抽走朴灿烈手中的信,转身走入了夜幕里。朴灿烈直直的站在原地,脑子却爆炸了,这是他的初吻啊,还是和一个男孩子!那男孩子亲了之后还走了?!震惊之余,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想:这样算吴亦凡认识他了吗?

e/
吴亦凡回到家洗完澡躺在床上时,想起了那封信,他拆开来,上面是不怎么好看的字迹,却格外认真的写着:
你好吴亦凡
我叫朴灿烈 当年在加拿大我们见过一面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现在我们在同一个学校,我是一年级英语系。
我…很想认识你。

吴亦凡看着信上歪歪扭扭的字体,再联想出那张微红湿润的嘴唇,心想:这个孩子还真是…长大了。
长得更好了。

f/
一年级英语系门口,吴亦凡倚在走廊上,引来了教室里无数的目光,自然也有来自朴灿烈的。教室里女生窃窃私语,不外乎是一些夸吴亦凡帅气的形容词。吴亦凡看向窗内,对上朴灿烈的眼睛,朴灿烈马上把眼神移往别处。吴亦凡偏头动了动嘴角。大约十五分钟后欢快的下课铃响起,朴灿烈却迟迟赖在教室里不走,等教室里都没了人的时候,吴亦凡才不耐烦的走进来,语气有些冷冷地说:“你走不走?”朴灿烈咬了咬牙说,“走。”吴亦凡转过身,朴灿烈跟在后面连去哪里都不敢问。一直保持这样的距离到一个大排档吴亦凡坐下来,朴灿烈才问这是干嘛。吴亦凡并没有理他而是直接叫了啤酒,当他被半强迫的喝了一瓶又一瓶的时候,吴亦凡凑过来在他耳边说:“你说的 认识认识。”朴灿烈身体不住的一僵,因为吴亦凡说完后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之后,朴灿烈被灌醉了,吴亦凡把人带回了家。
吴亦凡看着躺在床上的人,面色潮红,不吵不闹,这样子真是讨人欢喜。他走过去俯下身,忍不住的想亲亲这个干净的男孩子,从额头到眼睛,眼睛到鼻子,鼻子再到脸颊,最后落在诱人的嘴唇上,撬开牙关,把舌头伸进去,然而身下的人却睡的一点动静都没有,动情处燃起的欲望一下子被浇灭了。吴亦凡无奈的笑了笑,起身给朴灿烈盖好被子,心里嘲笑自己,这大概是第一次做足了这么多前戏。
天大亮的时候,朴灿烈醒了过来,头痛的厉害。他摇晃着头仔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直到注意到站在门口的吴亦凡才一下子清醒过来。他想出声,喉咙却干的厉害,吴亦凡体贴的递过来一杯水。顺便带了一句“真会睡,太阳都晒屁股了”朴灿烈差点没把水喷出来。他咳嗽了几次小声的问“我怎么在这里?”
“你昨晚喝醉了 一直缠着我 要我带你回来”
“这不是我”
“以及你还亲了我,特别 热情”
朴灿烈顿时闭了嘴,吴亦凡却靠过来说“就像现在这样”说完就吻上来,朴灿烈睁大了眼睛,都忘了担心自己没刷牙的这件事。这是吴亦凡第二次吻他了,吴亦凡这是什么意思呢。他又走神了,当一条舌头伸进来与他纠缠的时候,他差点没咬下去。他用力的推开吴亦凡,问“这是什么意思”
“喜欢的意思 你难道不是喜欢我吗?”
朴灿烈语塞。他是喜欢吴亦凡的啊,喜欢的很,喜欢到没有华丽的词藻可以形容。
就像夏天喜欢冰淇淋,冬天喜欢暖太阳,春天喜欢万紫千红,秋天爱它的五谷丰登。
出于自然,变成习惯。
片刻后 他缓缓吐出“喜欢”
吴亦凡笑开了说“那我做的 不是情侣间最普通的事吗?”
“你说我们是情侣?”朴灿烈满脑子的问号,这太突然了。吴亦凡带给他太多震惊,是他以前从未接触过的。
“你能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吗,别根深蒂固的磨磨叽叽行吗,你喜欢我 我也觉得你挺有趣的,就在一起啊,现在能下来吃饭了吗?”
“还有,牙刷在里面了,以后再也不在刷牙之前亲你了。”
朴灿烈匆忙的逃下床红着脸去了卫生间。

g/
他们的关系就这样飞速的发展,有空的时候朴灿烈会去CLUB听吴亦凡唱歌, 他顺着黑站在了巨大的阴影里,看着台上打下来的光 ,照在吴亦凡的脸上,光怪陆离里这个人最美好。
很多人会给予吴亦凡小费,会有各种各样的男人周旋于吴亦凡身边。就像今晚,那个西装笔挺的人在吴亦凡手里塞了一张名片。朴灿烈看在眼里,气在心里。他想脱下鞋子往那个男人脸上砸,可是他只有两只鞋子,以及两只袜子。他既不能向那个男人撒泼也不能向吴亦凡发火,他打不过那个男人也害怕失去吴亦凡。

h/
热恋的第一个月,他们每天都如胶似漆,这是每段情感的必经之路。像深情的六月,总是铺垫着盛夏的燥热。在这疯狂的一个月里,吴亦凡终于吃到了他觊觎已久的美食。未经人事的朴灿烈被吴亦凡折腾的死去活来,痛苦却甜蜜,像是身体被打上了吴亦凡的烙印,沾上了吴亦凡的气息。

i/
越境而来的冷空气,让人一下子认识到,原来已经十一了呢。
朴灿烈开始认真考虑要送吴亦凡怎样的生日惊喜。从那天早上他就请假独自来到吴亦凡家,忙活着丰盛的晚餐,他不会做饭,前几天一直向一个姐姐认真请教才只能做出些能吃的。他希望吴亦凡能了解他的心意,他对他的喜欢,是每日的一饭一蔬,是生活的必需品。
从上午九点反复重来到下午六点,从下午六点守到晚上十点,却一直不见那个人回来。
这是不快乐的生日,所以不祝你生日快乐。
在接近凌晨的时候,朴灿烈耷拉的眼皮终于投降,趴在冰冷的桌子上睡过去。

j/
吴亦凡回到家里发现一桌子的冷掉的饭菜和睡着的朴灿烈,心里异样。这孩子怎么就认真了呢,他把人抱回房间,怀里的人隐约好像醒过来,迷糊的嘀咕了一句“吴亦凡,你回来了啊”又沉沉的睡过去。
和朋友狂欢一夜的吴亦凡听到这句话后莫名有些后悔,或许就这样过一个平凡的生日好像也不错,和一个贴心的情人谈一场认真的恋爱也可以。
“下次一定补给你”
吴亦凡说。

k/
又是在这个房间里醒来,朴灿烈看着身边的人熟睡的脸,好像昨天的事也没那么可气了。在爱情里主动的那一方,总是缺少一些权利。这是在一开始朴灿烈就明白的道理。吴亦凡随时会离开他,他只希望这个人离开的速度频率慢一点再慢一些。

l/
相安无事的过了好些天,一直到朴灿烈生日。吴亦凡邀请朴灿烈去酒吧,想要给他一个生日礼物。许久未来的酒吧依旧充满了生气,这里总是将外面的世界隔绝起来,无论外界是大雪纷飞或是狂风暴雨,里面都是烈日炎炎。

m/
朴灿烈又一次看见了那个男人,那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他随意的坐在吧台上,看着台上的吴亦凡。他一定目的不纯,朴灿烈握紧了拳头想。

n/
舞台上灯光突然暗下来,吴亦凡平静的说“接下来的这首歌,送给一个特别的人。”
“Tonight I wanna love all I want
I wanna sing for you
Yeah I'll sing for you
Happy birthday baby
Happy birthday to you ”



o/
“祝你生日快乐 朴灿烈”
黑暗中,朴灿烈木讷的站在原地,场子里安静的只听得见呼吸声。吴亦凡从台上慢慢走下来,走到他面前,捧起他的脸温柔的吻下去,顿时引来了无数人的尖叫。唯独那个男人皱了眉,与这个氛围格格不入。

p/
那一刻,朴灿烈差点就以为真的可以和吴亦凡相守到白头。
他陷进名叫吴亦凡的沼泽里,不呼喊不自救。

q/
春天来的格外的早,朴灿烈感觉惊喜,自己在吴亦凡身边呆了这么久。
起初的时候,朴灿烈的朋友们都劝他不可认真,告诉他很多关于吴亦凡的风流事迹,有一次朴灿烈拿出来说笑,吴亦凡捏着他的脸说
“很多故事主人公是我,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吴亦凡在一点点改变,朴灿烈看得出来。
不了解吴亦凡的人,都借着他有一副好的皮囊,为他安上各种罪名,即使有一些并不是真相。

r/
人们总是这样,活在自己的臆想里,虚构每一个人,喜欢他就加上他的优点,讨厌他就夸大他的缺点。说白了,都是嫉妒罢了。
吴亦凡倒是从来不在乎这些,他说
“只要你相信我就好”

s/
朴灿烈却落了俗套。
那天下课,朴灿烈去教室找吴亦凡,他看见吴亦凡把一个男孩子压在墙上,他躲在拐角处,看着吴亦凡一点点靠向那个男孩子,看到这里,他落荒而逃。该来的总会来的,从来都逃不掉。
他跑了不知道多少路,停下来时才发现自己不停的掉泪,他大口的喘气,满脑子都是吴亦凡的背影,他还不想结束,原来做好准备的事情,到发生的时候还是会令人措手不及。他吃了太多吴亦凡给予的糖果,忘了自己会蛀牙的这件事。
直到响起的手机铃声才将他从思绪中扯回来。

t/
刚放学,吴亦凡准备去找朴灿烈,却被一个男生拦住了去路,男生试图想要亲他,他一推就将男生推到了墙上,眼神冷冽的靠近他在他耳边说“就凭你 也想亲我?”露出轻蔑的笑容。
吴亦凡转身去找朴灿烈,却发现教室早就没了人影。拨打的电话也一直在通话中,这让吴亦凡有些恼火。
心里郁闷的想
“这小子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敢不接我电话,一定是屁股痒了!”

u/
朴灿烈坐在咖啡馆里,那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坐在他对面做着自我介绍,是一个经纪人。想要签吴亦凡成为歌手,却一直被拒,出于无奈想让朴灿烈好好劝劝吴亦凡。大体就是这个内容。
只是他没想到拒绝的理由是因为有'与同性恋人分手'这一项。
他明白吴亦凡,这个男人自由惯了,受不了束缚。

v/
这是他接到了第一个电话,并不让他在意。吴亦凡应该做他自己想做的决定。可是第二个电话却让他改变了想法。
他的妈妈,在电话里通知他,他们要移民了。因为他爸爸事业上的问题,他将要离开这片土生土长的大地,远洋留学。他从小就是听话的孩子,第一次他说了不,只是说了不又怎样呢,他还是要走。他或许可以叛逆到独自留下,仗着有吴亦凡可以依靠,可是今日的一幕幕又浮现出来,他不确定了,这个随时可能离开的男人,自己怎么在他身上压下全部的注码呢。换是昨天他一定会毫不犹豫,今天他却不敢赌了。
都说电视剧里满地是狗血剧情,谁说现实不是呢,狗血的更精彩。

w/
第三个电话来自吴亦凡,吴亦凡让他去他家。朴灿烈控制好情绪按了门铃,吴亦凡欢喜的跑出来抱住他来了一个法式热吻。
朴灿烈推拖着挣脱,看不出情绪的说“今天那个经纪人来找我了”
“他找你干嘛”
“想让我劝你签约”
“不签,你劝也没用”
“为什么不签,你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前途了”
“我自由惯了,再说让我和你分手这个我坚决不答应”说完又凑过来,可吴亦凡还没沾到唇角,就听见朴灿烈说
“可是我要走了”
“去哪”
“留学”
“不许去,留下来我养你”
“我要去,你不需要为了未来着想,可是我需要”
“所以今天你来是为了和我说分手的吗”吴亦凡的语气冷到了极点,他紧紧的抓住朴灿烈的胳膊,像要把人捏碎一样。如果现在挽起袖子,一定可以看见留下的红手印。朴灿烈咬着嘴唇,忍着痛,说了自己从没想过会是由他说出口的话。
“我们分手吧,吴亦凡”
“还有很多人在等着你”
“一开始是你招惹我的,现在你想收手,迟了!”吴亦凡开始亲他,在他身上留下一串串吻痕,朴灿烈无动于衷的任由吴亦凡摆布。吴亦凡一下子失了兴致,垂下手转过身说
“好,那就如你所愿”
“反正还有一堆像你一样的男孩想躺在我身下”
“今天还遇见一个”
朴灿烈强忍住眼泪走出去。
他们结束了。
在一个平常的夏日。
算起来他们一起也有一年了,日子过得真快,明明他是想过一辈子的,怎么就提前散了场呢。

x/
朴灿烈离开之后,吴亦凡气的砸碎了很多东西,他翻出朴灿烈最初写给他的信,眼睛一下子模糊了。自己是因为什么爱上他了的?是因为他那双动人的眼睛,还是他害羞时泛红的脸,好像都不是,又好像都是。他看着手里那张背景是枫树的照片,他想起来,照片上的人那时也有着动人的眼,泛红的脸。
这张他亲手拍下的照片,他怎么会忘。
当时朴灿烈把照片拿给他的时候,自己还故意说不记得了来着。
这个能一下子就让人记住的少年,让人怎么忘。

y/
吴亦凡没去找朴灿烈,他需要给予彼此时间冷静。等吴亦凡等到不耐烦了上门去和好的时候,才得知朴灿烈早就走了。搬出了寝室,办理了休学。
他怎么都想不到的是,这个人走的这么干脆。
他一遍一遍的打电话,直到从关机变成空号,才明白他的朴灿烈是真的走了。

z/
吴亦凡想起来当初在加拿大遇见他的时候自己还说不好流利的国语,只能祝愿他说“have a nice trip”

现在
他可以说流利的中文了
还想对他说一次
“祝你旅途愉快”

明明
这次不是旅行
可是他还是说
他可以等很久,等他旅程结束,回到他身边。

不过
等多久才算等?
等多久才算久?



世界这么大他们有幸重逢,却又不幸离别。


番外/1
在加拿大上课的时候 朴灿烈听一个老教授说「  Farewell  」这个词在早些时候的美国或是英国,被翻译成「  永别  」。



番外/2
2008年10月6日
温哥华飞往北京的DM177航班
不幸失事















你没有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北岛《白日梦》

End.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