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颗椰果

我不爱你也不爱众人

未接来电

未接来电 
                / @煎饼野果子


您好。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are dialling has powered off.

你看 
明明是「您好」她却在说「对不起」。

吴亦凡和朴灿烈。
这是个该从四年前开始说的故事。那一年吴亦凡作为朴灿烈就读院校的股东以及优秀毕业生,在新一年开学典礼上结识了大一新生的朴灿烈。
作为新生代表发言的朴灿烈,站在演讲台上,自信的说着关于梦与理想。朴灿烈说四年后一定要走进A公司,那个在吴亦凡的经营下一帆风顺的公司。他还说要成为像吴亦凡一样优秀的人。吴亦凡静静地坐在台下,看着这个在镁光灯下的骄傲的人,嘴角勾起不怎么明显的弧度,心里想:这个学生长得挺好的。
吴亦凡记住了朴灿烈,因为朴灿烈长得好,而不是因为他崇拜着自己。
朴灿烈也知道吴亦凡记住了自己。不得不说,考进这所学校,以及成为新生代表发言都是他算好的。他喜欢吴亦凡,在还是懵懂的少年的时候,他就一直喜欢吴亦凡。那时候初中和高中是连在一起的,还是初中部的朴灿烈就仰慕着高中部的吴亦凡,那时候的他并不懂什么是喜欢什么叫爱,只知道吴亦凡篮球打得很好,读书也好。而这些都是他所仰慕的。直到吴亦凡高考完,远离了朴灿烈的视野范围,内心的不安和空洞感才使他渐渐明白或许这就是大人们所说的喜欢与爱。那时候他就告诉自己要考上吴亦凡的大学。在那段独自度过的漫长岁月里,他听说吴亦凡以优秀的成绩毕业,在校就开始创业的公司也逐步走上正轨。吴亦凡就像一颗种子,朴灿烈心里栽种了整个中学时代,终于在大学的这场春天里萌芽了。
自开学典礼一别之后,吴亦凡没几天就把这个叫朴灿烈的孩子忘记了。可是缘分这东西或许真的存在吧,在吴亦凡和客户坐在饭店里的时候,他又看见了朴灿烈。朴灿烈穿着一身服务员的衣服,打着领结,手端盘子。吴亦凡想:确实是好看。
一顿漫长的晚餐过后,望着吴亦凡离开的背影,朴灿烈乐得跟花一样。他知道吴亦凡爱来这里,来这里兼职不过也是预谋着看几眼吴亦凡。一切都是准备好的遇见,这是一场朴灿烈精心装饰的 盛大的 暗恋。
九点整。朴灿烈下班了。这个城市真是早歇,路上行人少,车辆少,空气好。朴灿烈陷在了自己的沉思里,一直没发现身后一辆车慢慢地跟着自己。直到一声尖锐的车鸣声在身后响起,他才转过身。他看见车上的人开门,走下来。对他说:要不要送你回学校,朴灿烈同学。
吴亦凡怎么还在这里。朴灿烈想。
快上车吧,你的速度走到学校就门禁了。吴亦凡看着愣在那里的朴灿烈补充一句道。
“哦 好的 谢谢你 吴亦凡…先生”
车里的味道很好闻,是一种清香,不腻。很适合吴亦凡。朴灿烈想。
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打破这安静的有些尴尬的气氛,正准备打开车窗的时候,身旁的吴亦凡说了一句:听说你也是D高的。
明明应该是一个疑问句,却是陈述的语气。
朴灿烈嗯了一声,这剧情发展似乎偏离了自己的预想轨道。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发挥。曾经幻想过无数的相识情节,练过无数遍的介绍方式,还是这样始料未及。生活总是充满了惊喜和意外。好的叫惊喜,不好的叫意外。
在一段无言的车程中,学校到了。朴灿烈礼貌的说了谢谢。便大步没入了暗夜的阴影里。
吴亦凡在车上勾了勾嘴角想,没想到除去了那些表面上的自信,会是这么的 青涩。
吴亦凡只是在饭店应酬完就等会朴灿烈下班,送朴灿烈回学校,这次也是一样。朴灿烈坐在副驾驶上想了很久才说:吴亦凡…先生,等我发了工资,我一定请你吃饭。
吴亦凡说“好阿”顺便拿给他一张名片递给他“有时间了打这个号码 还有叫我名字就好”。
“哦 好的 吴亦凡…”下车的时候难得朴灿烈没有落荒而逃,而是站好,嘲吴亦凡挥手说再见。
就是从这里开始不同的吧,从一个手机号码开始。
一个月过的很快,四个周末就是月底。朴灿烈拿到了属于他自己的第一份工资。
在周六的早晨,他早早的起床,洗脸刷牙,穿了自己最喜欢的衣服,吃过早餐午饭。然后呢 就开始握着名片研究上面的数字。他把号码输入自己的手机,设置了5号快捷键。在数字的最中间,住着一个他喜欢的人。就像住在他心上。
他开始拨号,电话很快被接起。熟悉的声音透过手机到朴灿烈耳朵里,他一时语塞。只尴尬的问着:请问是吴亦凡吗?
那头好像笑了笑:”灿烈呀?是准备好请我吃饭了吗?我五点来学校接你 你等我阿。”
朴灿烈似乎又说了 “哦 好的” 就草草的挂了电话。
他在害怕?
为什么害怕。
人们说 越喜欢你 越想躲你
所以才会即使同校了这么多年 直到分开那一刻才想起要重新遇见你。
说是五点见面,朴灿烈却从电话挂断之后就开始紧张,直到吴亦凡三个字在手机上显示。他匆匆忙忙跑到校门口,看见了站在车边的吴亦凡。这一次的吴亦凡没穿西装,他穿了艳黄色的外套,牛仔裤配球鞋。这样一副装扮就赢过了还在持续变红的落日,成了朴灿烈眼里最美好的景色。朴灿烈错觉吴亦凡还是当初那个在篮球场上打球的少年,吸引着自己目光的少年。如果一切可以倒退,在懵懂的年纪就让朴灿烈明白什么是喜欢什么叫爱,一定在那个时候就说一句
“我喜欢你 吴亦凡”
也不用荒废了这么多年换一场美其名曰的暗恋。
吴亦凡喊朴灿烈上车,朴灿烈才回过神来。坐上车后,朴灿烈说了一家环境还不错的餐厅地址,吴亦凡却领着朴灿烈在一家类似大排档的餐馆停下。吴亦凡说:我们在这里吃吧,吃多了那些精致的食物,没多大胃口。朴灿烈应声说 “哦 好的”
朴灿烈本来没想着喝酒的,但又觉得大排档要和啤酒搭配才对口,一股脑子喝了不少。吴亦凡因为要开车,只喝了几口。以至于到最后,朴灿烈喝的有些不省人事,只得吴亦凡结账。吴亦凡看着搭着自己肩膀的朴灿烈无奈的笑了笑。
夜晚的风很凉,却怎么也吹不散朴灿烈脸上的红晕。到车上的时候都还是粉噗噗的,惹的人想亲吻。
朴灿烈模模糊糊的,嘴里一直在含糊不清的说话。从初中说到高中,从高中说到大学,说吴亦凡和朴灿烈。吴亦凡一边开车一边听着,直到听到关键的一句,才转头问:你刚才说什么?
朴灿烈只得重复了一遍
“我说 我喜欢你阿 吴亦凡”
又补充说
“ 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了”
吴亦凡靠近副驾驶的朴灿烈,看着眯着眼的人儿 想:原来一直说哦 好的傻小子还有这么多故事 不知道这家伙明早起来还记不记得说过的话。
吴亦凡把朴灿烈载回了家,把人放到客房,安顿好才回到自己床上,却不想整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朴灿烈在一张陌生的床上醒来,猛地坐起来,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宿醉后脑袋的胀痛让他拼命的想昨晚发生的事。他咬咬牙出了房门,只见吴亦凡穿着一身家居服问他:醒了?头还痛吗?有醒酒的 要吃吗?
朴灿烈愣愣的站在那里,摸着脑袋问“我昨晚都说什么了?”
吴亦凡走过来靠近他说“你说你喜欢我 从很早以前开始。”
朴灿烈瞬间瞪大了眼睛,想后退,吴亦凡的手却揽住了他的腰,在他耳边说:因为你这句喜欢害我整晚没睡好 怎么补偿我阿。说罢 一种柔软的触感便贴在了朴灿烈的耳垂上。朴灿烈惊得一个抖擞。那个触感从耳朵下移到脖颈,再向前到唇角,吴亦凡看着朴灿烈说
“喜欢 我们就在一起阿”
说完一只手捂住了朴灿烈的双眼,开始亲吻。
朴灿烈哪里接过吻,当舌头探入的时候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嘴巴绷的酸疼。吴亦凡直到感觉朴灿烈的呼吸变得吃力才放开他,揉着他的头发说:你怎么不换气。
朴灿烈红了脸,像昨晚未褪去的红晕一样。这样的朴灿烈和那个在台上说着要和吴亦凡一样优秀的人一点儿都不像。
在确定了关系以后,朴灿烈在大二的时候搬出来和吴亦凡住在了一起。他们是白天又是黑夜。在白天吃饭喝水,在夜晚接吻入眠。
朴灿烈以为这样的生活是他们的常态,却发现不过是热恋期给予的甜点。随着吴亦凡愈来愈紧张的工作,他们分开多过了相处,打电话多过了见面,即使相拥而眠也或许是同床异梦。明明是相爱的,到底哪里出错了呢?有多少个晚餐朴灿烈拿着手机听着无人接通的电话独自吃完了冷掉的饭菜,又有多少个早晨感受着身边渐渐冷掉的温度独自起床。朴灿烈想这或许是平淡期了吧,再过几天就是吴亦凡生日了。可以制造一些难得的浪漫。
生日的那天朴灿烈没什么课,就呆在家里自己做蛋糕,从白天到黑夜,从窗外的阳光变成室内的灯火通明。朴灿烈打了很多电话,等来的还是那个机械的女声一遍一遍的说着:
对不起。
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请稍后再拨。 
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can not be connected for the moment.
Please redial later. 
朴灿烈打去问吴亦凡的秘书,秘书只说吴总还在开会,朴灿烈便挂了电话。
那个等不回来的人,或许就别再等了吧。
那个容易忘记的人,或许也忘记他了吧。

凌晨,吴亦凡回到了家,忙到多晚他都会回家,这是一种习惯。他看着在餐桌上睡着的朴灿烈以及那个手制的不怎么好看的蛋糕皱了皱眉。把朴灿烈抱回卧室后他在床边站了很久。他还不能和朴灿烈坦白,他也是一个骄傲的人。他不能和朴灿烈说他的公司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他不想把脾气带回家,他更多的认为,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他的朴灿烈,爱上的其实是他的优秀。或许都不能算爱上,那只是一种仰慕,所以他害怕。
看着手机上的未接来电他也会难过,可是他不能回拨,烦躁的情绪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就耗着吧。时间会抚平的。他总这样想。
可是吴亦凡不知道的是,朴灿烈或许不这么想。
朴灿烈还是照往常一样吃饭 上课 睡觉。只是他不再打电话了。他等吴亦凡,也等自己。等自己毕业,他将简历投了A公司,他知道吴亦凡一直在为了公司忙碌,也知道一定是出了很大的问题,他要去站在吴亦凡的身边,陪他经历大风大雨。
他开始期待,期待看见工作的吴亦凡,期待他们的未来。在得知自己获得实习机会的那天,他高兴的跑去找吴亦凡,跑向属于他们的未来。
他打电话给吴亦凡,在奔跑的路上就开始打电话了。他迫不及待的想告诉吴亦凡这个惊喜。
可是谁会知道惊喜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呢?
他重重的被抛起,落地,手机飞出去。电话还在拨出中,朴灿烈想爬过去握手机,但是他却拖不动自己的身体,他的视线开始模糊,身边似乎围了很多人,很多人在尖叫,还有救护车的声音。
吴亦凡接电话了吗?
朴灿烈最后一个念头是这样的。他好像刚刚才看见那张蓝图里自己生命的轨迹和吴亦凡的重叠在一起。

对不起。
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请稍后再拨。 
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can not be connected for the moment.
Please redial later. 

或许朴灿烈值得开心,他没有在一个冰冷的声音中感受绝望。
他还是会绝望,因为他再也没有机会听见那个人的声音了。
吴亦凡开完会,看见朴灿烈打来的和120打来的未接来电。脑子里爬满了不好的念头。他有些颤抖的拨通了120急救电话,被告知患者朴灿烈正在医院抢救,事因车祸。他匆忙赶到医院,在远处看见手术室的时候,他就停下来不再往前。直到有护士出来询问是否有患者家属时他才重新向前移动了脚步。他浑浑噩噩的好像听不懂语言,只记得医生好像说了很多安慰的话。外面下着不大的雨,吴亦凡却还是听见了来自大地的回音,那声音不来自天地,而是来自他心底。医生还告诉他,在出车祸的时候朴灿烈正在给他拨打电话,也正是因为这样,医院才会通知他来。
那个未接电话,朴灿烈知道吗?自己又一次没有接听电话他知道吗?吴亦凡紧握着朴灿烈的手机,拿自己的手机一遍又一遍地拨打朴灿烈的号码,一直对着机械的女声说着
“灿烈阿 灿烈阿”
他似乎头一次体会到了朴灿烈的绝望,也终于明白后来朴灿烈再也不打电话给他的原因了。
吴亦凡还不能相信,他固执的以为自己把这么久以来的未接来电都补齐,他的灿烈就会回来了。直到电话没电,他突然跑进雨里,就站在雨里大声的哭喊。
他听见电话里的女人说

您好。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are dialling has powered off.

灿烈阿 
你看 
明明是「您好」她为什么要一直说「对不起」。

我们才刚遇见。
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告别。

那之后
A公司很快易主
吴亦凡再也无法使用手机
再也没办法去谈爱

再也没有朴灿烈。
也没有了吴亦凡。


f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