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颗椰果

我不爱你也不爱众人

                                         《船 》
                                       煎饼野果子

01

河流辗转我们站彼岸
隔着时间呼喊等不来的船
最巨大的遗憾 是被命运安排

02

"他说
等一个重新开满蒲公英的季节 我就会回来了。
可是
蒲公英开了一遍又一遍,你怎么还不回来?"

我不喜欢冬天的海。
所以我在夏天的时候乘船离开。
我搭乘北上的船,却没有期待里的大风大雨,船走的慢,我可以慢慢的想你,我想起和你一起吃过的早餐,想起和你一起躺过的夜晚,想起我们没有一起跳完的那支舞,想起这是离开你的第五个小时二十三分钟了。

如果靠着海洋可以传递音波的话,好想把我没说的抱歉再见以及思念说给你听,可是你那里好像不通海运。

灿烈阿
不要堵住耳朵,要听我说。不要流泪,要听我说。

对不起。
最终还是离开了这座城市以及离开你。
我不能说这是迫不得已。
因为这是一场准备了很久的远行。
初夏了,即使已经过了六点,天看起来也还是透着光的。我想起以前你也站在船头看大海,那时候是盛夏,阳光明媚,我在后头护着你,你就在我的臂膀里。那句诗写的很好“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就像当时,你看着蔚蓝色的大海,而我只注视着蔚蓝色的你,那曾经是我幻想过的蓝图,蓝图里有你。

我想你现在一定在哭,在最初并不知道你爱哭。因为你一直都在笑,有一次我们一起看一部很动人的电影,你也没有哭,我就理所当然的被这个假象骗了。你是个感性的人,在我认识你这么多年后我终于明白过来。
我不希望你哭,你的眼睛太美,不适合眼泪。
我更不希望你为我哭,你应该在远方骂我一顿,直到你解气为止。大不了我多打几个喷嚏。
可是到现在我一个喷嚏都没打,也不知道这理论到底有没有事实依据。

船开始加速了,再过十几个小时我该下船了。天暗了下来,风也变大了,感觉它擦过我皮肤的触感变重了。冷,很冷,冷到骨子里,我不想穿外套,吹吹风挺好,这样就可以闭上眼睛了。我不想看见苍茫的大海,不想看见散落的岛屿,不想看见夜晚的指示灯,我只想闭起眼,幻想黑暗里好像你在朝我走来,面带笑容,一如往常。我不自觉的张开双臂,十米,五米,一米,半米,你到近处,我才发现你通红的眼,我惊慌的的睁开眼,收回手撑在船栏上,一股风涌进来,眼睛很酸,我仰起头,幸好周围没有人,周围足够暗。

有人来催我进舱,我回到我的位置上,想拿件衣服,看见包上的挂饰,想起是以前和你一起买的。我把它摘下来,捏在手里,直到它染上我的温度,才松开手,将它收进包里,以后是不能挂了。那些曾经可以摆在台面上的东西未来也只能收拾起来了,和一堆回忆一起。

手机突兀的亮起来,还以为是你的消息。打开发现不过是无聊的广告推送。最终还是拗不过自己,登入了只关注了你的账号,看见你在社交平台上发的蒲公英,配字说以后再也找不到一样的蒲公英了。我琢磨了很久,才写下:
等一个重新开满蒲公英的季节
我就会回来了

虽然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看到。

我安静的坐了一夜,直到天色泛白了以后,船慢了下来最后靠岸,人都走了我才带着一点点行李下了船。
潜意识里我并不希望船停港,仿佛这一次航程结束我就要结束这段自白了。而我确实是这么做的。不情愿的要将这些情绪留在海上,我要适应孤独,适应左边不再有你,这是你留给我的后遗症,是对我离开你的惩罚。
我离开你了,下了船踏上陆地终于有了实感。

灿烈阿
未来我们分开会比相聚长
直到我们重新遇见

那时候希望能对你说:
" 오랜만이에요, 잘 지냈어요? "
( " 好久不见了, 你过得好吗? " )




                                      The End



                                     推荐曲目
                         <如果没有离开>—潘虹樾

评论

热度(6)